<font id="ahz6i"><li id="ahz6i"></li></font>
<rp id="ahz6i"></rp>
<rt id="ahz6i"><meter id="ahz6i"></meter></rt>
  1. <track id="ahz6i"><menuitem id="ahz6i"></menuitem></track>
  2. <cite id="ahz6i"><noscript id="ahz6i"></noscript></cite>
    <rt id="ahz6i"><nav id="ahz6i"><button id="ahz6i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3. <tt id="ahz6i"></tt>
    1. <tt id="ahz6i"></tt>

       

      冬天里的老宅

      發布者:Naixin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布時間:2021-11-12 15:32:26

      家中的老房子沒拆遷時,我經常會回去轉轉,圍著老宅院房前屋后地看,流連忘返。其實,那只是我不由自主地在追尋逝去的往事,因為那里保存了我最美好的回憶,陪我度過了人生最難忘的時光。

      如今幾十年過去了,老房子那一帶都建成了樓房,原來的樣子早已不復存在,只是靠近山腳下還留著一片空地,在空地的南邊唯獨留下一棵孤零零的老樹,正是從前我家老宅院里那棵老榆樹。這棵樹大概也有七八十年了,老房子沒了,可老榆樹還依然守在那兒。前些年,每當天氣炎熱的時候,我就去樹底下待一會兒,乘乘涼。在這熟悉不過的地方,我依然還能辨認出哪是房子,哪是菜園子、水井、門斗、倉房,還有每天進出的黑色大門,這一切都歷歷在目,仿佛不曾消失。

     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冬天,海拉爾的氣候異常寒冷,零下40攝氏度是常事,刺骨的寒風讓人難以忍受??墒?,長年生活在寒冷又漫長冬季里的人們總會有辦法應對。

      當時,老房子的大門是朝西開的,刮西北風的時候房前沒有遮擋,冷風直接往屋里吹,尤其是三九天,白天棉襖棉褲不離身,晚上蓋著厚厚的棉被也不覺得暖和。后來,我看別人家都是在大門外蓋一個門斗,把涼氣擋在門斗里,防寒效果非常好。等到第二年開春,我家也用土坯壘起一個小門斗,到了冬天果然屋里暖和不少,小門斗還真起了大作用。

      此后的幾年間,歷經幾次折騰,那個矮小的土坯門斗,翻建成磚瓦結構的大門斗,屋子里木制窗扇都換成了鋼窗,紅磚地面也鋪上了木地板,最搶眼的是安上土暖氣之后,連火炕也拆了,換成了木板床,這在當時也算很時髦了。

      那個年代,沒有樓房更沒有集中供暖這一說,有的只是火爐、火墻與火炕。白天靠火墻散熱取暖,晚上睡在火炕上,家家戶戶只有靠燒火取暖這一種方式。每到冬季來臨,為使屋里保暖,首先要把窗戶縫隙用紙條糊上,還要用防寒氈將房門加厚,這樣即使外面冰天雪地,屋內也依然溫暖如春。隨著時代的變遷,人們都搬進了舒適溫暖的樓房,這種古老而傳統的取暖方式,也漸漸消失在人們的生活中。

      那時的冬天雖然寒冷,卻有著那個年代獨特的歡樂和難忘的趣事。在閑暇之余與孩子們圍坐在熊熊燃燒的火爐旁,我一邊給他們講故事一邊把土豆切成片放在爐蓋上翻烤,爐灰中再烤上幾個大土豆,不一會兒工夫,當一股濃濃的香味撲鼻而來時,土豆便烤熟了。隨即響起的爭搶聲、歡笑聲,把寒意驅散得一干二凈。那時的歡樂,直到現在想起來也是溫馨的。

      又是一年的初冬,我搬離了老宅,新樓房離老房子有些遠,不知道什么時候還能再回來看看。我望著視線中漸漸模糊的老宅和那棵老榆樹,心里有一種難以割舍的情感在回蕩……搬走的是物件,搬不走的是時光留下的痕跡。那座冬日里給我帶來溫暖和溫馨歲月的老宅,還有院子里那顆老榆樹,一直在我的記憶里,歷久彌新。(劉靜廷)


      上一篇:[文化視點 ]
      下一篇:故鄉的冰河
      freefromvideos性欧美